七月直播app安装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慕浅跟着莫妍,身后是陆与川,沿着那条蜿蜒曲折的秘密通道前行了几分钟后,眼前赫然出现了一道锈迹斑斑的铁门。

莫妍上前,拿出钥匙来,打开了贴门上那个同样锈迹斑驳的锁,向外推开了那扇门。

门刚一打开,外面就有人探进头来,看清楚里面的情形之后,喊了一声:“陆先生。”

陆与川在慕浅身后,慕浅懒得回头看他是什么反应,径直向前,跨出了那道门。

天已经黑尽了,门外站着三五个男人,大概都是陆与川的手下,分站在一条羊肠小道的左右。

在那条秘密通道里待过,慕浅过了好一会儿才适应外面的光线,凝眸四顾许久,才终于看清周边的环境。

周围很安静,只间或响起几声虫鸣鸟叫,葱郁茂盛的绿植之间,隐约可见相距了一段的城市灯光。

这里应该是一个公园,夜深人静,杳无人烟的公园。

“陆先生,车已经准备好了。”有人低声对陆与川道。

陆与川应了一声,随后就看向慕浅,“走吧?”

慕浅不由得轻笑了一声,“怎么?陆先生要亡命天涯,还要带上我这个不肖女吗?就不觉得碍眼吗?”

纯美徐雯俏丽迷人

陆与川听了,只是淡淡道:“沿途无聊,有个人一起说说话也好。”

慕浅冷笑了一声,不再说什么。

到此刻,她大概是知道陆与川抓她的目的了——

他终于到了走投无路,被迫逃亡的时刻,可是这样的时刻实在太过凶险,他需要一个筹码,来保证自己的逃亡一路顺利。

而这个筹码,就是她。

只是,他要抓她,大可以在山居小屋那里就动手,又何必还要多此一举,引她来这里再出手,增加无数的风险性?

毕竟,从这里逃走,要比从山居小屋逃走,艰难多了。

她甚至在想,这条逃亡的路,他究竟还有多长时间可以走……

一行人穿过走完那条羊肠小道,眼前很快出现平阔的地段,停着几辆车。

陆与川走到其中一辆车边,转头看向了慕浅,慕浅懒得跟他周旋,直接坐上了车。

陆与川随后也上了车,就坐在她身边。

车队很快开动,于夜色之中,悄无声息地驶出公园,汇入车流,驶向既定的方向。

……

同样的时间,陆沅坐在小区外容恒的车子里,只是盯着自己的手机。

这部手机,她用来联系陆与川,联系不上,联系慕浅,也联系不上。

她明知道除非是有奇迹出现,否则这手机上不可能出现任何他们二人的信息,却偏偏还是静待奇迹。

然而她等的奇迹还没来,容恒就先来了。

听见开门动静的时候陆沅才抬头,看见容恒的瞬间,也看见了其他从小区内飞奔出来的人——

“怎么了?”陆沅瞬间察觉到什么,“是不是浅浅有消息了?”

“嗯。”容恒应了一声,随后道,“我们现在去找她,先回去等消息——”

说完他就准备拉她下车,陆沅却一下子拽住了车门,“带我一起去。”

“不行。”容恒的眼神瞬间沉静下来,“不能去。况且我现在是在执行任务,不可能带上。”

陆沅看了他两秒,眼角余光之中,忽然出现了霍靳西的身影。

霍靳西大步从小区内走出来,一路走,一路脱掉了西装解开了领带。

司机正站在车旁等他,见他过来,连忙拉开了车门,然而霍靳西却看也不看那拉开的车门,直接走向了驾驶室的方向。

陆沅忽然就推开容恒从车上跳了下来,快步跑向霍靳西的方向。

“陆沅!”容恒察觉到她要做什么,却已经来不及阻拦。

霍靳西车子的尾灯亮起的一刻,陆沅跑上前,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随后,那辆车快速驶离停车位,飞速疾驰而去。

容恒控制不住地低咒了一声,随后火速也上了自己的车,发动车子,一路急追。

……

夜色之中,陆与川的车队同样开得极快,很快上了高速,奔向未知的方向。

车子在车流之中不断穿梭,而慕浅和陆与川坐着的车内,却依旧是平稳而安静的。

好一会儿,陆与川才开口道:“怎么不说话了?”

“不觉得还有什么好说的。”慕浅看着窗外回答。

陆与川忽然低笑了一声,道:“似乎总是这样跟我使小性子,以至于到了此时此刻,我还有些分不清,这样的小性子到底是真是假。”

“厌恶和仇恨都能算是小性子的话,我只能说,陆先生还真是宽宏。”慕浅回答。

陆与川闻言,却再度笑了一声,“也是,到了这会儿,在心里,应该再没有别的东西剩下了,是不是?”

“对,的确没有多的东西,只剩下这两者了。”

陆与川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车内的通话器忽然响了起来——

“陆先生,我们被人跟上了,有一队车队,不下五辆,暂时不清楚对方是什么来头……”

听到这个通话内容,慕浅心头骤然一跳,却又很快地恢复平静。

陆与川微微一凝眸,随后道:“两辆车分流,引开他们。”

“是。”对方应了一声,很快就又没了声音。

然而慕浅知道,这样的平静,只会是暂时的。

很快,通话器再度响了起来,“陆先生,他们没有跟随分流的车,依旧追着我们。”

“继续分流。”陆与川吩咐。

慕浅不知道陆与川的车队究竟有多少辆车,只知道将近十辆车子被分流出去之后,他们依然还被人跟着。

通话器再一次响起来时,传来是莫妍的声音——

“与川,依旧分流了十辆车,那些人依然准确地跟着我们。要么,是我们的人中出现了内鬼,要么,就是那丫头身上有猫腻!”

陆与川似乎丝毫不在意就坐在他身边的慕浅,淡淡道:“不是早就检查过她身上的所有东西了吗?”

慕浅闻言,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原本戴着戒指的手上,此时空空如也。

不仅如此,她身上的手机、饰品都被拿走,甚至内衣和外面穿着的衣服也都在她醒来之前被换过了。

可是偏偏,还是有人能精准定位她的位置。

陆与川精心为自己筹划的这条逃亡路,根本……就是一条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