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2管鲍之交分拣中心

> 万古第一杀神

苏玄走出了逍遥殿。

而距离苏玄进去已经过去十天,意志融入仙泪的过程看似短暂,但实则极长。

苏玄一出来,阴兵过境等圣咒异象就是围了过来。

它们眼中透着希冀。

“老玄,咋样?”阴兵首领急急问。

但下一刻他如鬼火的双眸一凝,盯向了苏玄左手。

然后还不等苏玄说什么,他就是惊喜的‘嗬嗬’笑起来,连带着其他圣咒异象也跟着怪笑。

“笑什么。”苏玄一激灵。

“果然是个惹人爱的小宝贝啊。”阴兵首领炙热的盯着苏玄。

苏玄:“……”

有一句麻麻批不知当讲不当讲!

制服美眉日系风格的可爱写真

他嫌弃的看了眼阴兵首领,而后低头看了眼烙印三生黑蝶印记的左手。阴兵首领这般反应,估计是感知到了这一道印记。

沉吟了会儿,苏玄道:“仙泪不是那么容易掌握的。”

“我们能等。”阴兵首领哈哈笑,跑过来搂住苏玄的肩膀:“几个时代都等过来了,急也没用。而且未来自有机缘等着。”

“能说清楚?老是蒙在鼓里的感觉很不好受的。”苏玄没好气道。

“世有惊乱,群雄并起!这是最差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黑暗与光明并存,希望与绝望依在!我们永远不知道未来是黑暗先至,还是光明到来……”阴兵首领唾沫横飞,大谈四方。

“所以呢?”

“我也不知道。”阴兵首领嘿嘿道:“我的记忆封存了大部分,除了自身来历,关于阴荒的秘密知道的并不多。”

“那这么多废话?”

“好几个时代没说过话,还不让我多说说?”

“……”

“对了,阿香应该知道,问她啊。”阴兵首领又道。

苏玄:“……”

阿香就是不死外婆。

而眼前这个叫阿翔……

天知道这些老怪物为什么会叫这么土鳖的名字。

当年苏玄听到,三观都碎了一地。

至于问不死外婆?

呵呵。

外婆不打他屁股就可以烧高香了!

苏玄懒得再理这混蛋阴兵,朝着海面游去。

而此刻。

血族帝子则是一脸便秘的看着不死外婆。

苏玄离开了十天,不死外婆就给他吃了十天果子。

外婆太热情了啊!

而且血族帝子越吃越不得劲,总觉得这看起来灵气逼人的果子有古怪。

血族帝子想委婉的拒绝,但一提这事外婆脸色就骤变,跟鬼一样……

那模样…直接吓坏了血族帝子!

他也不敢再问,只能怂包一样的继续吃。

此刻血族帝子拿着一颗果子,咬了一口,拿在手上恍神,只觉看一眼都反胃……

“乖孙,快吃啊。”不死外婆一脸慈祥。

“我……”血族帝子张了张嘴,想拒绝。

“怎么,嫌弃外婆的果子?”不死外婆的脸就像夏日的天,说变就变,阴测测,冷幽幽,跟个厉鬼似的。

血族帝子浑身一毛,多年的苟让他对危险有近乎本能的直觉。

而此刻,他就感觉很危险。

“哪…哪能啊,我这不是在想苏玄去了这么久还没回来……”血族帝子一哆嗦,顿时舔着脸:“外婆的果子这么好吃,我不知道有多爱吃呢……”

“嗯,爱吃就多吃点……”不死外婆顿时满意了。

血族帝子:“……”

真是一口一把辛酸泪。

他含泪咬了一口又一口。

血族帝子觉得以后自己看到这果子都得吐……

而就在这时。

苏玄冲出海面。

血族帝子虎躯一震。

他麻终于回来了啊!

老子可以脱离这苦海了!

不死外婆慈祥的双眸骤然幽深了一分,敏锐的看了眼苏玄左手,微不可查的点头。

“不错,倒是不蠢。”不死外婆说了句。

苏玄嘴角抽了抽,实在不想怼这喜怒不定的外婆。

他打量了眼血族帝子,倒是惊奇。

外婆竟然没打血族帝子屁股……

奇了!

“准备动手了?”不死外婆又问。

“嗯。”

“多说几个字会死,整天绷着张脸,老婆子欠钱了?”不死外婆骂。

苏玄:“……”

“多学学他,嘴皮子贼溜,外婆就很喜欢。”不死外婆又道。

苏玄:“……”

那是这苟东西不懂个死老太婆多变态……

血族帝子则是一乐,斜眼看苏玄,很有优越感。

苏玄嗤笑,虽然不知道不死外婆做了什么,但肯定不会是好事就是了。

“这什么眼神?”血族帝子敏锐察觉到了。

“会叫的狗都怂,会舔的狗最后都一无所有。”苏玄哼哼,转头离去。

“什么意思,看不起外婆?”血族帝子嚷嚷,有外婆撑着,他也不怂苏玄了!

“继续待这玩吧。”苏玄呵呵,跑得飞快。

“别走,把话说清楚!”血族帝子立马追了上去。

不死外婆幽幽看着,这次也没拦。

血族帝子见此顿时呼了口气。

还好老子机智,终于脱离外婆的魔爪了!

嗯。

以后偶尔来巴结一下就好,天天巴结那真是受不了……

他倒是看出苏玄很怕这外婆,寻思着以后可以拿外婆压苏玄……

两人离去后。

阴兵过境等圣咒异象浮出水面。

“三生黑蝶认主,看来他就是东荒唯一能炼化仙泪的人了。”阴兵首领此刻一脸严肃。

“早就不是确定了么?”不死外婆反问,眼眸幽幽。

“可惜命似乎不好。”阴兵首领摇头。

“阴荒众生,谁的命好了?”不死外婆冷笑。

“时间要到了么?”阴兵首领没有搭腔,这似乎是一个很沉重的话题,他沉默许久后担忧问。

“数个时代的演变,很多东西都改变了。不过北境那边抗衡净土的力量似乎变得很强,这很大缓解了压力。东荒的布局倒是在慢慢展开,也不知道会有怎样的效果。至于我们,按既定计划行事就是!仙泪之事…莫强求……”不死外婆的声音变得格外沧桑。

阴兵首领应了声,气氛有些沉重。

但下一刻。

“阿香,给那血祖后人吃了什么果子啊?”阴兵首领嘿嘿笑:“不会这么轻易放过那小子吧?”

“天瘾果。”不死外婆也是皮笑肉不笑一声。

阴兵首领一滞,随即浑身一哆嗦。

这可是要命的果子,吃一颗就能把人搞得欲仙欲死,而那死孩子一连吃了十天……

可怜的瓜娃子……

这辈子估计是完蛋了。

……

与此同时。

苏玄缓步走在天南。

天南以南。

一阵风吹起。

从一开始的和煦轻风变为六月狂风,又慢慢变成凛冬寒风,最后化为煌煌沧浪之风,吹起了天南仙海的狂澜……

苏玄一路走过。

气运齐聚!

他本来一身青衣慢慢变为了宽大的白色长袍,一头乱发更是肉眼可见的变长,变得绚丽剔透。

长袖空空,乱发飞扬。

此刻的苏玄好似嬉戏红尘的谪仙人。

这是气运化道袍,山海凝发丝!

他是南冥的唯一继承者!

他也是山海的传承之子!

他还是执掌天地之法的真龙主!

他更是衔枝填海的古老精卫!

此时此刻。

苏玄以这四个身份开始搅动最强大的南冥山海气运!

他望着巍巍天南气象,冷漠自语:“天南…终归以我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