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奶食色富二代

看到柳寒烟过来,神色冷淡的苏玄倒是咧嘴笑了起来。

“柳寒烟,好久不见了。当年的一幕幕,我可是记忆犹新啊。”苏玄笑道。

柳寒烟一怔,随即就有些咬牙切齿了。

这小混蛋是变了,但这嘴臭的毛病却是依旧。

“苏玄,青凤呢,你把她拐到哪里去了”柳寒烟质问。

“什么叫拐明明是大凤赖着我,而且这些时日她别提多欢乐了。当年我送你青凤,现在都成仙子了,就不该好好谢谢我,送我几把帝兵啊,圣兵啊玩玩”苏玄理直气壮道。

柳寒烟一滞。

大凤

这什么鬼名字

还有送青凤

当年完全是苏玄自己没眼光,拿了宝贝,随手将跟块石头似的青凤蛋送给她。

现在还这么理直气壮的要礼物

至夏温柔优雅音乐

柳寒烟气得哆嗦,指着苏玄骂“你果然还是和以前一样混蛋。”

“你也一样,胸大无脑。”

“你个贱人”柳寒烟气急。

“贱人说谁呢。”

“你去死”

“你要是和我殉情,我可以考虑考虑。”苏玄笑眯眯道。

两人不顾他人的对骂,而且越骂越起劲。

众人“”

你一个邪主,她一个地宗仙子,怎么就跟泼妇骂街似的

要不要脸了

众人无语至极。

玄鸟都是忍不住跳了跳眼皮,这两活宝

苏玄给她的惊艳印象,瞬间没了一半。

她忍不住开口“别吵了。寒烟,他不要脸,你好歹注意些形象。”

柳寒烟一滞,随即狠狠瞪了眼苏玄,扭头就走。

苏玄耸耸肩,不以为意。

这娘们就是一根筋,欠骂。

骂骂她,苏玄身心俱爽。

而这时。

玄鸟重新看向苏玄,道“你是来找白寒秋的吧。”

“他应该不在这里。”苏玄却是随意道。

玄鸟一愣,随即点点头“的确,宗内很大一部分修士都是跟他离去了。”

说到这一点,玄鸟罕见带上了一丝冷意。

“果然够谨慎。”苏玄冷笑。

“既然知道他不在,你还来干什么”玄鸟蹙眉。

“毕竟是老交情了,我就寻思着你要不来帮帮我。有你助我,我绝对能把东荒正道一锅端了。到时我开辟一座天宗,你就是天宗世代护宗圣兽”苏玄随口叨叨着。

“停,别以为你小,我就不会放下身份揍你。”玄鸟不善道。

苏玄呵呵一声,又道“那你资助我一些资源吧。毕竟还有不少敌人,要是打着打着萎了,那就搞笑了。”

玄鸟眼皮直跳,就想揍一顿这小犊子。

跟着过来的天南修士也是嘴角抽搐不止。

原来你还是这样的邪主

“你要再不说来干什么,我就走了。”玄鸟忍着最后的耐性。

苏玄眼眸一闪,沉默了下,才悠悠道“白凤青鸾宗有四条火仙灵脉,之前被我拿了一条,能否再让给我一条”

这,就是他此来的目的

玄鸟皱眉。

火仙灵脉可是白凤青鸾宗的根基,哪能轻易送人。

不过玄鸟也没直接拒绝,觉得苏玄不会无的放矢。于是道“理由”

“你给我一条火仙灵脉,我将青凤培养成气运圣兽”苏玄直接道。

玄鸟一震。

圣兽至强,但也不是什么都会无限kue

就比如气运,虽然圣兽受天眷,但却是不懂气运

玄鸟待在白凤青鸾宗,不仅仅是因为火仙灵渊,更因地宗气运

圣兽有气运加持,无疑能成长的更快

而气运圣兽更不凡,自身就能汇聚气运,就算在第五时代以前,圣兽极多的年代,气运圣兽都是各大顶尖势力拉拢的贵宾级存在

“你能行”玄鸟并没有拒绝,要是真行,一条火仙灵脉完全值得。

“我的南冥气运可吞万千气运,山海气运可镇天地气数,我更懂天地之法,你说我行不行”苏玄反问。

这下玄鸟倒是一滞

南冥气运她知道,其气运吞气运的手段堪称鬼神莫测。

至于山海气运

她更知道衍生于山海圣地那位她都得仰望的古老存在。

还有天地之法,圣王大陆有历史以来最玄妙的传承之一

如此一想,玄鸟眼神都是变得古怪起来。

这哪来的小变态啊

“你若真能让青凤变成气运圣兽,给你一条火仙灵脉又何妨。”玄鸟想了下,有了答案。

“行,那这事就这样,先付款。”苏玄呵呵道。

玄鸟“”

这货才情无双,但也是真不要脸。

“对了,我以前就想问你一件事。”苏玄笑道。

“什么”

“我曾在青鸾无尽潭下遇到一个少女,你知不知道她是谁”苏玄问,当年来白凤青鸾宗,他在潭下遇到那位青青的少女,让他至今想不通是谁。

“你没欺负她吧”玄鸟一愣。

苏玄一滞,随即讪讪道“哪能啊。”

也就骗了些青鸾珠,顺带将她惹哭了

这应该不算欺负吧

“最好没有,那位现在虽看着单纯,却是极其古老的存在,凶性十足。惹了她的人,不是死了,就是被她炼成了珠子。”玄鸟诡异道。

苏玄“”

“好了,去拿火仙灵脉吧。”玄鸟看着一乐,就知道苏玄绝对欺负了青青。

“我能问问她是谁”苏玄有些小声问。

“你自己悟吧。等她出来后,你出门小心点就是。”玄鸟呵呵道。

苏玄“”

苏玄最后也没问出来什么,跟着玄鸟悄悄走入了灵渊。

如今白凤一脉已经跟白寒秋离去,只剩青鸾一脉。

苏玄和白凤一脉的白神空有仇,但和青鸾一脉倒是没什么接触。

对了。

也就当年揍了几顿青鸾脉主那儿子青英雄几顿。

现在估计都忘了吧。

苏玄颇为乐观的想着。

接下来几日,玄鸟便是将一条灵脉挖出给苏玄。

对此她倒是极为信任苏玄,知道这小子邪性归邪性,但做人还是言而有信。

要不然,玄鸟也不会让青凤跟着苏玄。

与此同时。

苏玄枭雄之躯带着大部分天南修士来到了仙魔陵园。

这些东荒知名的地方都是设有传送阵的。

不过为了隐藏传送阵之事,苏玄也是缓了几日才出现。

毕竟传送阵之事隐藏着,能让接下来的战斗占据很大先机。

苏玄等人向前走去。

“主子,咱们是去找千幽邪宗帮忙”绣娘在一旁小声问。

“不,魏王权在炼着七坟,还需要点时间。等到真正大战之际,我才会叫他来帮忙。”苏玄摇头。

他微微一顿,继续道“此来,我先一个人去一趟陵园深处,那里诡异,你们就不要去了。”苏玄开口。

“那我们干嘛”穆小婵问。

“去给我盯着冥府仙门所在的彼岸土之前冥王尸那死玩意儿可是嚣张得很,此次我要将他挫骨扬灰。”苏玄冷笑。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万古第一杀神》,“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